今天是: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动态

叶斌:“三不现象”阻碍担保资源 流向实体经济和小微企业

时间:2017-12-14

 

 

12月7日,来自北京、四川、广东、辽宁、上海等地的近百家担保机构齐聚北京,出席了这场以“新时代、新模式、新动力——聚焦小微企业,服务实体经济”为主题的高峰论坛。安徽省信用担保集团(以下简称安徽担保集团)副总经理叶斌出席论坛,并发表了《三不现象”阻碍担保资源,流向实体经济和小微企业》的主题演讲,和与会者共商行业发展大计。

 

首先用一组数据,向出席本届论坛的行业代表介绍安徽省信用担保集团最新的经营发展情况。

 

据统计,截至2017年10月底,安徽担保集团净资产163亿元;直接担保余额438亿元,同比增长32%;再担保余额约1100亿元,同比增长约5%;再担保成员单位128家。安徽担保集团荣获全国文明单位称号,2017年11月17日,集团总经理钱力出席全国精神文明建设表彰大会,受到习总书记的亲切接见,为融资担保行业争得荣誉。

 

我国对融资担保行业重视程度可以说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出台的政策法规层次高、召开的会议规格高。但是融资担保功能作用发挥还是不如人意,主要症结是存在“三不想象”,即逻辑不同、理念不对、体制不顺的“三不现象”严重阻碍了融资担保机构职能作用的发挥。

 

破除“三不现象”,聚智创新,投身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为小微企业、实体经济提供优质服务,是融资担保人的时代担当和历史使命。  

  

 一、逻辑不通现象

 

融担行业发展中的逻辑不通现象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动员民间资本投资担保机构帮助小微企业解决融资难问题,逻辑不通;二是笼统要求金融机构对小微企业放款作到“三个不低于”,逻辑不通;三是不加区别地设置国有担保机构资本收益率等考核指标,逻辑不通。

 

动员民营资本投资担保机构,服务小微企业,逻辑不通。

 

这也不是我的观点。早在2007年,韩国信用保证协会全国联合会会长在接待到访的中国考察团时就说:“中小企业在资源分配中处于弱势地位,全世界都是相同的,财政出资为中小企业改善发展环境是各国政府的通行做法,象中国这样鼓励民间资本设立担保机构帮助中小企业解决融资难问题,还不多见。希望在我访问中国时能看到这一政策的成果。”当时这话对我很有震动,原来没有这么深入的思考,现在看来确实是这样。

 

应该说,中国融资担保业20多年的发展历程是有挫折的,直到国务院43号文件才明确为准公共产品,发展方向才完全拨正。在日本,民营资本是进入不了为小微企业服务的信誉保证体系的;瑞士金融业最发达,但也存在小微企业融资难问题,解决这一问题同样是由联邦政府和州政府按比例出资设立担保合作社提供增加小微企业信用、分担金融机构风险服务。

 

在中国,扶弱助微是“大人(政府)”的责任这一理念是植入我们文化基因的。“保”字是会意字,国学大师唐兰在《殷墟文字记》里说:“负子于背谓之‘保’,引申之,则负子者为‘保’”。把幼儿背在大人的背上,呵护其成长,这一理念运用在国家层面上,就是政府要保护嗷嗷待哺的小微企业,让他们健康成长起来再“反哺(报效)”国家。这样逻辑就通了。

 

笼统要求金融机构对小微机构放款做到“三个不低于”,逻辑不通。

 

我国《商业银行法》(2015年修正版)第四条规定:“商业银行以安全性、流动性、效益性为经营原则,实行自主经营,自担风险,自负盈亏,自我约束。”金融的基本逻辑就是趋利避害。

 

小微企业发展资金存在“麦克米伦缺口”,是全世界普遍存在的现象,在这里市场“失灵”,不是金融机构的过错(它有完全的自主选择权,这是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赋予的:“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而是政府要“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十八届三中全会决议用语)”,以超越市场自主的智慧调控市场、救助失灵。这不是简单化要求金融机构做到“三个不低于”就可以真正解决问题的。

 

不加区别地设置国有担保机构资本收益率等考核指标,逻辑不通。

 

国有融资担保机构也是普通的市场主体,也应有可持续经营的商业模式,这些理解都是对的。但它是特殊的市场主体,行使的职能是繁荣经济、促进创业、增加就业、培植税源,追求社会效益最大化。

 

国有融资担保机构的资本收益率等指标的好与不好主要是体现在其服务的产业、企业所产生的贡献(创新的贡献、就业的贡献、税收的贡献、信用建设的贡献)上。

 

于右任曾说过:“计利当计天下利,求名应求万世名”,在此也是适用的。因此,对国有融资担保机构资本收益率等的考核应有特别的设计。许多地方简单化地以普通投融资机构为参照系,为国有融资担保机构设置苛刻的资本收益率、代偿率、损失率等考核指标,这就出问题了。这不是遵循市场规律,而是对市场逻辑的误读和错判。

 

二、理念不对现象

 

在金融、担保界的意识中,抵押优先的理念是根深蒂固的。经济进入新常态后,随着受保企业风险的集中爆发,担保机构进退维谷,唯有把对抵押物的“路径依赖”进一步加大,才敢接触项目,准入门槛越来越高,评审条件越来越苛刻,大批成长性好、第一还款来源清晰的小微企业,最后都因缺乏优质抵质押物,不能满足所谓的“抵押全覆盖、风险无敞口”的评审要求,而被拒绝在信贷担保大门之外。

 

国务院43号文也好,李克强总理“小微活,就业旺,经济兴”的重要批示也好,马凯副总理在全国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电视电话会议上的讲话也好,都是要求和鼓励我们把金融资源引入到轻资产、缺抵押、需求旺的经济蓝海地带,配置给实体经济和小微企业。如果我们实务操作和国家的政策导向相向而行,那么怎么能体现出融资担保业的责任担当呢?

 

在这个时候,我们有的大银行的首席经济学家还在说:“银行是跟陌生人做生意,因此抵押品最重要,抵押品是所有金融活动的基础,你没有抵押品,银行怎么能放贷给你?”银行为什么要把信贷做得这样冷冰冰的呢?

 

我们主张要做有温度的金融服务。我们必须摒弃抵押优先的理念,树立成长优先、信用为王的理念,在弱势群体中培育、筛选优势的个体,为其弥补短板、增加信用、实现融资发展。处于信贷市场蓝海地带的小微企业许多都是创新园地的拓荒者,就业平台的提供者,税源税基的涵养者;是市场中最活跃的改革主体、创新主体、发展主体。

 

我们真诚地呵护它们,培育它们的成长性和竞争力,为其提供有温度的金融服务,这才是政策性融资担保机构存在的价值所在。

 

政策性融资担保的逻辑在这里就通了:财政政策的逻辑是扶弱助微,作为财政政策工具融资担保机构先行把各类企业经营管理好、产品市场前景好、经营者品质好的小微企业培育、筛选出来,为金融机构提供优质客户群,这为金融机构带来了既能获取利益、又可规避风险的机会,完全符合金融运行趋利避害的逻辑,在这里便形成财政逻辑和金融逻辑的交汇点、结合部。

 

在这个交汇点、结合部上做文章,融资担保机构就能大放光彩!

 

三、体制不顺现象

 

在现行体制下对国有担保机构的评价体系、考核体系、问责体系,实质上很多时候并不支持成长优先理念,并不支持把担保资源配置到抵押物不足,成长性很好的小微企业。这不是融资担保机构自身可以解决的问题,需要多层次、多部门共同统一思想。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必须把发展经济的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各层次、各部门都要把对政策性融资担保机构的监管思路、执纪思路、督导思路、帮扶思路聚焦到这个“着力点”上,才能真正理顺体制、促进发展。这个问题涉及面很广,点到为止。

 

总之,融资担保问题并不复杂,破除“三不现象”是关键,不然再高规格的会议、再高层次的政策法规,都不能把担保资源通畅地、充分地导入服务实体经济和小微企业。

【 字体显示:  】 【 打印 】 【 关闭窗口